0
(0)

死亡与结生相续的过程告诉我们,生命有四个阶段,生有、本有、死有、中有,对生命四个阶段的认识让我对轮回有了更具体、清晰的认识,也认识到了我们的心念和往昔的业力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。以前总是说轮回,也会从心念的层面去认识轮回,但具体到我的生命形式是如何轮回的其实是不太清楚的。这课的学习,让我非常具体地认识到生命是怎样在六道中穿梭往复,一期生命是怎样变换了角色形象又成为下一期生命的,由此,也更加深信轮回。

此外,也体会到生命的不能自主,死时的心念难以把握,死后成中有,继续被我爱执所推动,头也不回地奔向自己贪著的地方。受生的时候,更是随着自己的贪爱所受生。为什么生在这个时代?为什么生在这个城市?为什么生在这个家庭?为什么这两个人做我的父母?为什么我有这样的兄弟姐妹及其他亲属?这一切都不是偶然,也不是命运的眷顾或不公,这一切都跟我的贪爱有极大的关系,由此想来,对家人、对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,都会多一分接纳和理解,少一分责怪和抱怨,明明是自己贪爱的,自己选择的,自己就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,善待眼前这些跟我有甚深因缘的人事物,才能结下善缘。

更重要的是,了解到过去的选择是无明驱使下不能作主的选择,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选择,是一种被业力的洪流席卷不能自我控制的选择。那么现在,有了佛法,有了智慧的教育,我渴望让自己变得更有智慧,更有力量,更清醒,更具正念,从而能够做出更明智的人生选择,选择出离,选择解脱。

生命形式交替时的人生选择是最为重大的人生选择,然而其难度却极其高。若是现在不加紧练习,到时临场发挥肯定是风险极大。就像要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,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,平时就会拼命苦练,再参加各种大比赛小比赛模拟练习,就是这样,还是有发挥失常的可能。心灵的比赛更是事关重大,这场比赛不是要把别人比下去,而是要让自己的正念把所有的妄想都比下去,让生起的出离心把所有的贪爱都比下去,让内心的觉醒之光把无明大暗比下去。这样的大比赛,不是靠临场发挥就可以的,而是要在平时就勤加训练,还要多参加各种模拟比赛。

这样想来,生活是什么呢?生活不再是精彩缤纷的吃喝玩乐,或是琐琐碎碎的是非对错,而是修行的练习场,每天的定课、闻思,所学到的所有,都要拉出来到这训练场上练习一番。佛法的道理,听导师讲的时候频频点头,心里想想也万分认同,但若是身临其境地去面对和体验,感受却是完全不同,从知道到做到,就是需要历境练心。

过去常常觉得,为了少起烦恼,最好就是远离,眼不见为净。做义工时也想着要悠着点,千万别承担太多以免起烦恼;承担的时候又时不时地关爱着自己,会不会太累啊,有没有不顺利啊;感觉哪位师兄不太好沟通,就远离,少跟他打交道,以免冲突矛盾。

可是,这样逃避,又怎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?此时不练,又更待何时呢?我遇到对境或者没遇到对境,烦恼都在那里,只是有没有因缘现行而已。逃避是没有用的,反倒更加不容易让自己发现和认识自己的问题。包裹烦恼和躲避问题,这些,可能会给我带来暂时的舒服,却没有办法最终让我走向解脱。为了训练自己的出离心,现在,我愿意去面对自己的烦恼,愿意去面对种种的境界,愿意在对境现前的时候,放下对自我的保护,放下在不良串习中呆着的舒适感,在对境中去锻炼自己的心,而不是等到往生时才去临时抱佛脚。

午斋过堂的时候,有个红烧土豆做得前所未有的好吃,虽然我已经吃得不饿了,但我真的好想再来一勺,反正多吃一勺,绝不会撑到。但这一勺,仅仅是为了满足贪心,对于填饱肚子来说已经是多余的了。我想,这就到了练习对治贪心的时刻了,如果现在经不起一勺土豆的诱惑,未来的生命,也会循着红烧土豆的香味头也不回的奔过去。所以,我没有纵容这一份贪心,于吃饭做服药想,药量已够,饥饿病也已经暂时得到了缓解,我可以离开了。

在做事的时候,有位师兄的话让我起了烦恼,我觉得他说得不对,一点儿也不对,我想了好多他不对的理由,好多好多,并且觉得自己罗列出来的种种理由特别特别对。想着想着,我突然问自己,当下我到底在干嘛?我知道自己正在做着什么事吗?我发现我正拿着抹布在擦桌子,但心却如野马在外面狂奔,我不知道抹布抹到了桌子的哪些部分,不知道是不是该换洗一下抹布了,也不知道我擦了多久,因为我的心没在这里。想要把心拉回来,在拉的时候,却需要很用力气,因为心安住在强大的想要证明自己的串习中,怎样跟这样一股力量抗衡?我想,这也到了练习出离心的时刻了。

更多阅读: 环球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舍得与舍不得在于心行

舍得与舍不得,在于心行下班路上,听蒋勋先 Read more

瞎子点灯

从前有一个小巷子又黑又窄,路灯也没有一个 Read more

雍正皇帝著书破邪护正法

清朝的雍正皇帝在历代的皇帝中是非常了不起 Read more